无歌月

叶喻叶

【叶喻】起床气


•和@久辞。 的同居三十题联文
•无脑傻白甜的小甜饼
•OOC属于我
•第一次写文,欢迎指出缺点


喻文州的起床气从青训营初现端倪,到了后来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不过好在他是个极自律的人,起床气也很少有机会发作。

世邀赛期间,中国队还在小组赛里苦苦挣扎的时候,英国的队伍已经获得提前晋级的资格。

英国队好巧不巧的与中国队住宿在一层楼。似乎是庆功宴刚刚归来,凌晨一点多的走廊里吵吵闹闹的窜进了挺多人,喧嚷声中隐约能听到沾染上醉意拖长了尾音的英音。

喻文州睡眠浅,被吵醒后不满地翻了个身顺势窝进叶修怀里。门外的嘈杂没有停下的趋势,喻文州终于略带烦躁地起身,走到门口猛的推开门。

于是十几个人都转过头齐刷刷地看着睡眼惺忪中夹杂着怒气的喻文州。在他看到那位总是意图对叶修动手动脚的英国领队后,脸色便又沉了几分。

他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领,说了几句英文。许是觉得自己的英文不太标准,喻文州精准的从人群中找到那位华裔翻译拎到自己身边,慢条斯理地说着中文,示意他翻译下去。

叶修拿着外套走到喻文州身边时,刚好看到他拽着翻译的胳膊把他带过来。叶修假装没有看到翻译求救的眼神,笑着将手中的外套披在喻文州身上,又替他理了理脑后翘起的一缕碎发。

等喻文州说完,翻译几乎是大汗淋漓地翻译出最后一句来自中国队队长的思想教育。以为自己解脱了的翻译刚转身,又被喻文州叫住。

“对了,还有一件事。”喻文州看着英国领队时不时流转在叶修身上的目光,一字一顿地宣示着主权,“告诉你们领队,中国队领队,有爱人了。”

喻文州说完这句话叶修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揽着喻文州的肩关门。在门关到只有英国领队能看到的角度时,毫不避讳地吻了吻喻文州的唇。

解决掉一个预备情敌的喻文州神清气爽,躺在床上与叶修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晚安,我的爱人。”

Fin.

英国队领队:妈的死给

评论(8)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