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歌月

叶喻叶

【叶喻叶】九个拥抱(小甜饼一发完)

•流水账甜饼
•ooc预警

简介:九个拥抱、两次亲吻和一个爱人。


喻文州对那个充斥着烟草气息的怀抱有些上瘾。

第一个拥抱是在嘉世夺冠那天。喻文州提前从观众席离开,在后门堵住了叼着烟准备开溜的叶修。
十六岁的少年穿着干净的白衬衫,臂弯里搭着外套,在三月的料峭中略显单薄。他似乎是一路小跑着过来的,气息有些不稳,脸颊微红,一双眼睛在黑夜里格外的亮。
叶修先是一愣,随后把烟掐了对着他笑了笑:“是文州啊。”
叶修之前和喻文州见过几次。似乎是蓝雨青训营的吊车尾,不过老魏挺喜欢他。叶修看过他训练,速度不行,但胜在战术沉稳老练。
喻文州眉眼弯弯地看着叶修,“恭喜前辈拿到冠军。”随即向前迈了一步,给叶修一个规规矩矩、点到即止的拥抱。
叶修忍不住抬起手揉了揉喻文州柔软的黑发,一瞬间少年垂下的睫毛有些微微颤抖。
当时的喻文州还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他只是觉得,叶修身上的烟草味道很好闻。

第二个拥抱来源于叶修的一次冲动。喻文州的拥抱仿佛是一个开端,自那天起两人一直有断断续续的联系。
对于叶修来说那个夏天发生了两件大事。嘉世夺得第二赛季的冠军,魏琛宣布退役。后者发生之后叶修几乎是不过脑子地订了前往G市的车票,大概是出于对老友的关心,当然也是不太放心那个小家伙——虽然两人年龄差距不多,但毕竟是成年与未成年的距离,叶修总觉得喻文州还没有长大。在魏琛决定退役之后,喻文州已经失联一段时间了。
除去比赛,叶修还是第一次自己去G市。下了火车人生地不熟的,还被出租司机绕了不少路。等司机兜着圈子终于到了蓝雨俱乐部,已经是傍晚了。
他刚下车就看到蹲在大门旁边抽烟的魏琛,旁边放着行李箱。叶修溜溜达达走过去在魏琛面前站定冲着他乐,“‘蓝雨战队昔日队长落魄街头,愁容满面退役似有隐情’,你再这样蹲下去明天的头版头条绝对是这个没跑,信我。”
魏琛一抬头看见他也乐了,站起身叼着烟含含糊糊地问:“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这不是听说你退役嘛,怕你伤心过度悲痛欲绝。”
魏琛也没还嘴,冲着他摆摆手:“得了吧你,谁知道你是不是趁机打探情报来的。正好你和文州也熟,这几天去看看他呗。这孩子什么都憋在心里,估计正难过着呢。”
“成。你呢,打算怎么办?”
“回老家混吧。”魏琛踢了踢脚边的行李抬手招了辆出租车,“差不多我走了啊,赶火车。”
“行吧,再联系啊。”叶修拍了拍魏琛的肩,看着他跳上车,才慢慢悠悠地转身离开,去蓝雨青训营。
叶修在工作人员为他指明的宿舍门口站定,抬手敲了敲门。
于是他有幸看到了一个穿着睡衣、头发有些乱糟糟搭在额前的略带孩子气的喻文州,如今他已经和叶修身高相仿。
喻文州看到他后露出了一个惊喜的微笑:“叶前辈,你怎么来啦?”
叶修凑近给了他一个结实的拥抱:“专程来看你的,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第三个拥抱是在喻文州出道以来,蓝雨和嘉世的首场比赛前。
赛前叶修溜到吸烟室,刚掏出烟盒余光就瞥见门口一个身影。他抬起头,看到喻文州向他走来,于是把烟盒又塞进口袋里。
“有事吗文州?”叶修看着表情有些严肃的喻文州挑了下眉。
“没什么事……有点紧张。”喻文州无意识地摸了摸鼻子,紧绷的嘴角上扬了一个很小的弧度。
叶修放下心,他罕见地看到喻文州如此严肃的神情,以为出了什么事。
“来,哥给你个爱的抱抱。”叶修带着不正经的笑容向喻文州张开双臂,“待会儿好好打,我可不会放水。”
喻文州毫不犹豫的投入了这个怀抱,满足地闭上了眼睛,嘴角扬起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微笑。
“我会全力以赴的,还请前辈不要手下留情。”

第四次是一个偷偷摸摸的拥抱,在第六赛季的总决赛。
彼时叶修和队里的关系已经开始走向下坡路。嘉世提前进入夏休期,叶修很有自知之明地没有和队友们一起行动给他们添堵,自己悄悄地订了总决赛的票。
他溜达到场馆里的时候观众席几乎坐满。等他摸到自己的座位,比赛已经开始了。
这是一场很精彩的比赛。叶修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索克萨尔的身上,“荣耀”二字出现在屏幕上时,他第一个松了一口气。
双方队员陆续走到领奖台旁。看着喻文州礼貌地和对方队员一一握手,叶修才恍惚发现从前那个安安静静、有时带点孩子气的少年已经成长为现在这个可以独当一面的蓝雨队长。他突然有种终于把孩子拉扯大的诡异的成就感。
叶修轻车熟路地提前退场,倚在选手退场专用的通道旁。喻文州仿佛是刻意地落在了最后,蓝雨队员都走了半晌才不紧不慢地走出来。看到叶修后他向周围环视了一圈,确定没有人然后加快了步子。两个人约定俗成般地短暂拥抱随即分开,生怕被别有用心的记者看到,虽然他们的关系确实坦荡。喻文州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心情,眉眼间都带着笑意,“前辈,我们是冠军!”
叶修的语气中也情不自禁地带上了笑,“是啊,冠军。”

第五个拥抱,喻文州那点不足为外人道的情愫终于忍不住露出端倪。
那天喻文州刚刚结束了一天的训练,有些困倦地坐在沙发上看书。然后他被黄少天的一嗓子喊得格外清醒——“卧槽队长叶秋退役了!!”
喻文州猛的站起来,因为动作太突然脑袋还有些发懵。他不可置信地盯着黄少天:“叶秋退役?刚才的新闻?”
黄少天同样难以置信地点了点头。
叶修——此时应该叫叶秋,退役的新闻来得猝不及防,各种相关报道劈头盖脸地砸向喻文州。
他下意识的拿起手机,才后知后觉地想到自己除了QQ没有任何叶修的联系方式。他只能无奈地发了几条消息给叶修,犹如石沉大海。他忍不住拨通苏沐橙的电话,在听到无人接听后差点摔了手机。
喻文州习惯在一场比赛后分析其他队伍的比赛。但现在他几乎只是凭着本能勉勉强强地看完了半场视频。他无法控制地想起叶修,索性丢下做了一半的分析报告偷偷打开网页搜索有关叶修的消息。翻来覆去仍是那几条新闻,叶修退役的声明和嘉世经理冠冕堂皇的采访。
直到喻文州回到宿舍,才发现手机屏幕上显示有未读消息的图标。

君莫笑 22:15
•文州,我是叶秋
•抱歉没提前告诉你,我退役了

叶修不在意的语气让喻文州有些生气,飞快的在屏幕上敲字。

索克萨尔 22:30
为什么不告诉我?

君莫笑 22:31
怕影响你的比赛[乖巧.jpg]

喻文州看着那个完全不符合叶修形象的表情包差点被气笑了,但语气仍有些咄咄逼人。

索克萨尔 22:31
现在不影响?

君莫笑 22:32
•对不起啊文州。过几天我去找你,听说蓝雨食堂很好吃:)
•我去值班了

索克萨尔 22:32
•值班?
•你在哪?

喻文州盯着又安静下来的聊天框苦恼地叹了一口气。他有太多想问的问题,最重要的,他想知道叶修会不会回来。
几天之后的那场嘉世对蓝雨的比赛,喻文州在庆功宴的尾声全副武装地悄悄溜了出去,他带着从苏沐橙那里拿到的地址找到了兴欣网吧。
他正在大门附近犹豫着,就看到了在街对面低头点烟的叶修。喻文州绕到叶修身后,从背后轻轻地环住了他的腰。
他感觉到叶修身体一僵,随即放松下来,带着笑意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来啦。”
喻文州将脸埋在叶修的羽绒服帽子里,闷闷的应了一声,依然不肯放开叶修。
叶修无奈的笑着,手握住了喻文州放在自己腰上的,用哄小朋友的语气说着:“文州小朋友啊,这附近可蹲守着不少记者,咱回去说呗?”
喻文州终于放开了手,不动声色地低下头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好。”
喻文州安静地跟在叶修身后。叶修指间夹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大半张脸隐没在黑暗里,遮掩了他嘴角和眉眼间抑制不住的笑。

第六次是一个拥抱加一个不为人知的吻。
喻文州因为飞机晚点,到底没赶上挑战赛决赛。于是他几乎大半个晚上都窝在G市机场,捧着手机看比赛直播。
等到飞机终于停靠在H市,已经是深夜。因此喻文州辗转到兴欣庆功宴的时候,刚好获得了一个一杯倒睡得很安静的叶修。
苏沐橙看见喻文州就直接把叶修塞给了他。喻文州单手揽着叶修,空出一只手记下苏沐橙告诉他的酒店地址。
喝醉后的叶修意外的安静,一路上只含糊不清地嘟囔了几个单音节词,其余的时间都沉默地半靠在喻文州身上,发尾时而扫过喻文州的脸。
因此喻文州不太费力地就将叶修带到了酒店房间。他盯着叶修与平时截然不同的乖巧睡颜,伸出的手悬在叶修的脸颊上方,迟迟没有放下。他终究没能忍住,俯下身小心翼翼地在叶修唇上落下一个转瞬即逝的吻。
一个带着些许酒味的吻,喻文州仿佛也有些醉了。
“晚安。”

第七次是一个规规矩矩的、官方的拥抱。
季后赛的首轮,蓝雨提前迎来了他们的夏天。喻文州露出一个带着点苦涩的微笑走出比赛席,和兴欣的队员们一一握手。
叶修有些疲惫地揉着手腕,不忘在喻文州转过身后一把揽住了他,抬手抚上他的后颈。
台下掀起一阵疯狂的尖叫。
喻文州双手环住叶修的腰,“恭喜。”
两个人随即分开,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叶修轻声说:“我会赢的。”

再见到喻文州,是在兴欣总冠军的庆功宴后。
这次叶修说什么都没能让队友给他灌酒,自己一个人躲在角落笑着看一群人疯闹。他似乎是算准了时间,在快要结束的时候悄悄溜了出去,正好看到一个就算是夏天口罩也戴得严严实实的身影。于是他悄声无息地走过去将那人抱了个满怀。
喻文州满足地眯起眼睛,额头抵在叶修的肩膀上:“结束了?”
“我想提前溜出来找你。”叶修这话说的格外认真,让喻文州一愣。
两个人周围涌动着暧昧的气氛。于是喻文州借机退后一步,郑重而忐忑不安地看着叶修。
“我…”
叶修突然抬起手,将食指抵在喻文州的唇上。
“嘘。别说话。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就别说出来。”
叶修看着喻文州紧蹙的眉和略带悲伤的双眼。他幻想过很多次这样的场景,但显然今天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时机。他希望这应当是在自己安定下来,不会再不告而别之后。而不是现在,这样一个兵荒马乱的晚上,两个人仓促的会面,他们站在行人行色匆匆的街道中央,他甚至不能给他一个吻。
叶修脸上是喻文州未曾见过的严肃。
“等我回来。”

这是第九次拥抱。
叶修再一次的不告而别,但这次没能让喻文州等太久。他看起来极不情愿地走进会议室,漫不经心地说明着自己的来意,却在大家没能注意到的角度悄悄朝喻文州挤了下眼睛。喻文州一下子放松下来。
他听着国家队的队员们对叶修的声讨,靠在椅子上只是沉默的笑。叶修以恶劣的态度成功地气走了他的队员们,于是会议室瞬间空荡荡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叶修大步迈过来。“久等了。”
喻文州等了很久。无论是现在、几个月前未说出口的告白、一年前叶修的退役,抑或是那个十几岁的小心翼翼拥抱叶修的少年。
他迎上叶修的拥抱,随即叶修的吻落在他的唇上。

喻文州九次拥抱叶修。在最后一次,他得到了一个叶修的吻。

【叶喻】没有人知道(甜饼,段子

•一个高甜小段子
•ooc难吃预警


喻文州推开门,发现叶修蜷在会议室的沙发上睡着了。

他悄声无息地走近,忍不住伸出手覆在了叶修的眼睛上,遮住了从窗帘缝隙透进来的阳光。

没有人知道。

他这样安慰着自己,俯下身在叶修的发顶上落下一个一触即离的吻。

手心突然传来被睫毛轻扫过的感觉。喻文州身形一僵,迅速的抬起手,便看到叶修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也许是因为过于紧张,喻文州反而言简意赅:“晒。帮你挡一下。”

叶修没有戳穿他拙劣的谎言。他带着刚睡醒的困倦站起身与喻文州平视,脸上挂着调侃的笑意开口:“国家队队长公开调戏领队。”是肯定句。

喻文州抿着嘴唇垂下眼睛,耳朵尖可疑的泛红。

于是叶修靠得更近,手扣住他的后颈吻住了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亲吻。

——喻文州有过两次失而复得。第一次是叶修复出,第二次是他成为国家队领队。

在第二次,他如愿得到了叶修的吻。

没有人知道。



Fin.


路过会议室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方锐选手:不想被别人知道就他妈请你们接吻的时候关上门好吗?好吗???

上一条的背景图,微博上收来的,来源见水印
我也不确定作者!!没有授权!!所以大家就悄咪咪私下传阅好啦

【叶喻叶】论土味情话和叶喻的适配度

OOC预警

沙雕段子,仅供娱乐

【HP/漫威cp混剪】白昼或长夜,万象都是你眉眼。

B站: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2075530
放个截取的一分钟,完整版在B站。

-回眸迢迢一眼,不可追的春天-

BGM:以冬-造梦者
cp:盾铁/锤基/德哈/斯莉/HP双子
素材:哈利波特1-7 雷神123 复仇者联盟1 钢铁侠12 美国队长13

【德哈】情诗


•OOC属于我
•胡写的脑洞

大战的尾声,哈利和伏地魔的魔杖对接到了一起。杖尖迸发出耀眼的光芒,几乎笼罩住两人。随之而来的一声巨响,两人同时被弹起,重重地摔在地上。
哈利听见有人撕心裂肺地喊他的名字,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回应。永远闭上眼睛前的最后一刻他想,和伏地魔同归于尽,也算是对得起他救世主的名号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哈利身处在一个亮堂的房间。他盯着房间一角怔愣了半晌,眼前的景象渐渐与记忆中昏暗的房间重叠。
马尔福庄园?
意识到这点的哈利费力地站起身,茫然地打量这个与记忆中大相径庭的马尔福庄园。他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身后的落地窗前逆光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阳光透过层叠树叶斑驳地洒进房间,映衬得那人金色的头发更加灿烂。
哈利眨了眨眼睛适应强烈的光线,随即发现不远处那个小身影活脱脱与德拉科·马尔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也许说他就是十几年前的德拉科·马尔福更加准确一些。
哈利小心翼翼地走近了些,蹲下身尝试着将视线与小家伙持平。小家伙似乎是被哈利这个突如其来的闯入者吓到了,皱着眉瞪大灰蓝色的眼睛一动不动。
“德拉科?”哈利轻轻地喊着。按理说哈利并没有和德拉科关系好到直呼教名,但眼前这个小家伙实在可爱得过分,以致他不由自主地想要亲近。他费了一番功夫才按耐住试图伸向德拉科脸颊的手。
“你是谁?你是怎么进到我房间来的?”小德拉科双手叉腰,气鼓鼓地盯着哈利。然而微抖的手出卖了他——小家伙正害怕的不行呢。
哈利突然想到自己曾经听赫敏说过的一段禁书上的内容。据说有些巫师在死后会回到任意的一个时间点,与生前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一个人再见一面。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也许只有几分钟。这毕竟没有得到证实,但哈利想也许只有这可以解释他现在的处境了。
“德拉科你好呀。我是你的同学——准确的说,是来自未来的同学。”哈利索性坐在地上微微抬头仰视德拉科,这也许能给小家伙带来些安全感,并半真实半编造地回答他。自己确实是从未来来的,只不过是死回来的而已,但这就不用说出来吓唬小孩子了。
德拉科将信将疑地挑了下眉毛。他听说巫师的世界在时空里跑来跑去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眼前人的说辞仍有些难以接受。德拉科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退,想找准机会去找父亲来。他当然没有放松警惕呢。
哈利苦恼地揉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他必须试图让德拉科暂时信任自己,他当然不想和德拉科最后能相处的短暂时间里有其他人的打扰。尤其是他在和德拉科长达七年的斗智斗勇后,对德拉科不能再了解了。他一定想着要去告诉父亲呢——这是哈利最害怕出现的场景。
“你快要到去霍格沃兹的年纪了吧?”哈利将德拉科上下打量了一番得出了这个结论。他只是在尽力使德拉科放松警惕,顺便拖延时间而已,但似乎有些适得其反。
“……你这个人好奇怪。我要去找我父亲了!”德拉科说完转身就想跑,被哈利一把捞了回来。
哈利和德拉科一大一小瞪着眼对视。德拉科皱着鼻子撇撇嘴,似乎要哭出来了。哈利没有什么与小孩子相处的经验,看着眼前这个五官几乎皱成一团的、可怜巴巴的德拉科,心都要化了。
哈利无奈地翻了翻身上的口袋,却真的让他找出了魔杖。他将魔杖递给德拉科,“你看,我是一个巫师,是霍格沃兹的在校生。”德拉科捧着魔杖翻来覆去地看,眼睛里仍是蒙着一层水雾,笼罩在云雾下的灰蓝色看不真切。
“父亲说两年之后我就可以有自己的魔杖,并且去霍格沃兹学习。”德拉科对哈利的魔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攥在手里不肯松手,“听父亲说,哈利·波特也会去霍格沃兹,是真的吗?”提到哈利·波特,德拉科总算愿意把黏在那根魔杖上的目光挪开,期待地看着哈利。
“呃……我想是的。”哈利有些心虚地推了推眼镜,欲盖弥彰般地弄乱了额前的头发,遮住那道闪电形的疤。
“我会和哈利·波特在一个学校!”此时的德拉科尚且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因此传言得到了确定的答案,德拉科激动得脸颊有些微微发红,亮晶晶的眼睛盯着哈利。这双眼睛没来由地让哈利想起小时候被弗农姨夫赶出去的一个夜晚,头顶那片纯粹的星空。
哈利紧抿着嘴唇陷入沉默。后来的他与德拉科的关系并没有外界看来的“死对头”那样简单,两人相似的处境以及互相复杂的感情为他们的关系蒙上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哈利一开始说不清这种感情算不算“爱”。但他在每一次被噩梦惊醒后,脑海中浮现的都是那个金色头发、脸色苍白的少年,那个时候他想,他大抵是爱他的。
小家伙扯了扯哈利的衣袖让他回过神来。他看着眼前这个仍带着笑的小孩子,伸手揉了揉他柔软的金发——他想这么做很久了。他严肃地和德拉科开口:“你一定不可以喜欢哈利·波特。”
德拉科不解地问:“为什么?”
“因为……”哈利苦笑了一下,他总不能和德拉科解释他们后来的复杂关系,“因为哈利·波特是个糟糕透了的胆小鬼,他不会愿意和你做朋友的。”这个胆小鬼一直到死也没有勇气靠近德拉科哪怕一步,他只能遥远地望着德拉科在痛苦中挣扎,最终无能为力地任凭自己与德拉科背道而驰。
“哈利·波特打败了神秘人,他才不是胆小鬼。”德拉科不满地瞥了哈利一眼,摆出了一副不再想与他说话的表情。
哈利没想到自己在小小的德拉科心中的形象并不容易抹黑。此时的德拉科背对着他双手环胸,睫毛在眼底投下的阴影微微颤抖,似乎是生了他的气。
哈利在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时,就试图改变些什么,但这毕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他希望德拉科没有伸出那只自己没有握住的手,那样也许他们便没什么交集,也不会成为死对头。
他叹了口气,挥动着魔杖变出一只纸鹤,操纵着它飞向德拉科。德拉科一开始还在赌气装作没有看见,但很快便忍不住好奇地抬起手接住了那只纸鹤。
哈利突然一阵眩晕。虽然毫无根据,他仍觉得这段时间回溯也许已经走到了终点。于是他缓缓地抬起了魔杖对准德拉科,——他最终决定不改变任何事情。未来他会拒绝德拉科伸出的手,会和德拉科成为死对头,最终带着对德拉科复杂的爱走向死亡。他至少在德拉科的视线里走过一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一忘皆空。”
德拉科灰蓝色的眼睛渐渐变得迷茫,手中仍抓着那只纸鹤。
哈利的眩晕感愈发严重,眼前变得模糊不清。最后的时刻,他想起了德拉科曾经飞给自己的那只纸鹤。那画的反面,用漂亮的花体字写着两行情诗。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哈利依然记得那时候德拉科温柔的笑。

Fin.

最后那首诗来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18首。
“我能否把你比作夏天?
虽然你更加可爱而温和。”

【德哈】四十年


•没看过原著只看了电影,自己瞎写
•OOC属于我
•第一次写德哈,非常不好吃的一篇

也许是因为伴随着我长大的英雄梦,我对那位载入魔法史的救世主哈利·波特有着强烈的崇拜之情。机缘巧合的,我接到了一份撰写“关于哈利·波特”稿件的工作。它会被发表在预言家日报上,作为大战胜利四十周年的纪念文章。

最终我决定从采访哈利·波特周围人的角度入手。

采访进行得很顺利。我看着记事本上的名单,已经拜访过的韦斯莱夫妇,隆巴顿一家,麦格教授,还有救世主的大个子朋友海格……

我的目光落在最后一个名字上,德拉科·马尔福。犹豫再三,我还是移形换影到了马尔福庄园大门前,向管家说明了来意。

我是在书房见到他的。

我开始有些吃惊。他披着黑色的长袍,衬得肤色更加苍白,透露出些许病态。看见我后他微微点头示意,抬起手关好门,长袍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摆动勾勒出单薄的身形。他要比魔法史书上记载的那位傲慢的德拉科·马尔福更温和一些——我想。

他上下打量着我,目光在我的脸上停留了许久(我想他大概是看到我为模仿救世主而戴的圆框眼镜),最终扯出一个假笑:“一位格兰芬多,又是哈利·波特的小追随者,我猜?”

我有些局促的捏着衣角点了点头。

他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沙发示意我坐下。我刚刚陷进柔软的沙发里就看到了挂在窗户旁的、救世主的画像。画中的救世主甚至笑意盈盈地向我挥了挥手。

我吓了一跳。因为救世主的画像此刻应当悬挂在霍格沃兹——自从他丧生在大战中,画像便一直挂在那里,作为纪念。每天经过大厅的时候,都能看到他带着笑意和学生们挥手。

马尔福先生注意到我的表情,抬起头看了看画像,紧紧地抿着嘴唇露出一个疲惫的微笑:“只是施了个小魔法,让他看起来逼真一些,重复几个动作而已。真的那幅还好好的呆在霍格沃兹。”

我注意到马尔福先生提起画像的表情有些异样。但时间有限,我没有多想,拿出备忘录开始了对他的采访。

“马尔福先生,您对哈利·波特的印象怎样?”

“自大、冲动、愚蠢至极,妄想着自己能够拯救世界——”他不假思索地回答,带着些许恶狠狠的表情。

“那他没有什么优点吗?”作为哈利·波特的忠实粉丝,我不得不无奈地打断了他。即使四十年过去,马尔福先生依旧如此厌恶他的死对头。我甚至怀疑如果我不加以阻拦,他能够就“糟糕的哈利·波特”这个话题喋喋不休一个下午。

马尔福先生见被我打断,不满的瞪了我一眼。而后他沉默了半晌才继续说:“也许有吧……也许有。有求必应室的那场火韦斯莱大概给你讲过。……好吧我承认,那个时候波特有那么一点点酷。”

口是心非的马尔福。我在心里默默说道。

“您是因为什么与哈利·波特作对长达七年呢?”我翻了翻备忘录,问出了下一个问题。

马尔福先生沉默了更长时间。“刚开始是因为他不肯站在我这一边。后来,你知道的,死对头这个关系一旦持续久了,握手言和是一件很难的事。”

“那您后来与他的作对仅仅是因为关系无法转变?众所周知,您在大战中并没有坚定地站在伏地魔一方。当时有流言称您暗中为救世主他们做了不少事。”我针对他的回答提出了计划之外的问题。

“你对波特了解的不少,不是吗?”马尔福先生巧妙地避开了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你提到这只是流言,因此现在求证它的真假大约没有什么意义。”

我有些不太满意这个回答,索性继续提问:“韦斯莱夫人为我提供的照片中,我注意到您出现在哈利·波特的葬礼上——”

“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现在的预言家日报记者质量已经下降到这种地步,采访只是为了问这些无聊的问题?”我还没有说完,便被他冷笑着打断。我反应不及,一时间没有找到话来回应,房间陷入静默之中。我知道自己问了不该问的事激怒了马尔福先生,但同时也隐隐察觉到了他的些许不寻常。

最终我仓促的站了起来,向仍有些怒气冲冲的马尔福先生道歉并告别。

画像里的救世主恰巧抬起头,依然是一副眉眼弯弯的表情,碧绿的眼睛盛满了笑。他仍是四十年前年轻的样子,在画框中不厌其烦地重复着设定好的几个动作。但与他一步之遥的德拉科·马尔福——他一生的死对头,已然垂垂老矣。

临走前,我忍不住问了马尔福先生最后一个问题。
“您对哈利·波特的感情,究竟是怎样的?”

马尔福先生的目光再次停留在了我的脸上。他仿佛透过我,穿越了四十年的风雪,看到了另一个人。

那人应当同我一样,有一双碧绿的眼睛。

“只是……只是朋友。”马尔福先生垂下眼脸遮住了灰蓝色的眸子,睫毛在眼底投下了一片小小的阴影。

他缓缓地重复着。

“只是朋友。”

Fin.

彩蛋(?

马尔福的真心话

“您是因为什么与哈利·波特作对长达七年呢?”

“刚开始是因为那双没有握住的手。后来……只是想离他更近一些。——我不想我们变得毫无交集。”

“您对哈利·波特的感情,究竟是怎样的?”

“开始是敌人,后来想变为爱人,但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只是朋友。”
“——现在他死了,于是我们永远只能是朋友。”

真.Fin

【叶喻】同居三十题-一同外出购物


•依旧是和@久辞。 同居三十题的联文
•一年前的存货,不知所云
•非常不好吃的小甜饼
•OOC属于我

叶修离开嘉世,在兴欣安顿好后便和陈果死缠烂打请了假,赶往G市。

他用蓝雨楼下的公共电话给喻文州打了电话。喻文州大概是刚睡醒,带着些许慵懒的嗓音心不在焉地接了电话。

“文州啊,我在蓝雨楼下。”

喻文州突然就清醒了,披上队服匆匆下楼。

叶修倚在电话亭边带着笑看他,周身笼罩着清晨的薄雾,确是一副风景。

趁着早晨路上的人少,叶修肆无忌惮地将喻文州揽在怀里,额头抵在他颈窝蹭了蹭。

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你怎么来啦。”

叶修没有回答他,借着电话亭的庇护微微低头吻他。

喻文州有一瞬间的怔愣,随即带着笑意搭上叶修的腰,认认真真与他接吻。
    

叶修这次来的急,行李一类的基本没带,于是被喻文州拽着去买日用品。

“你还会再回来的吧?”听叶修轻描淡写地说了他从嘉世退役,带着口罩的喻文州声音有些闷闷的问着。

“当然。”叶修的手覆在喻文州推着购物车的手上,喻文州顺势与他十指相扣。

“我等你。”

叶修笑起来,隔着口罩吻了吻喻文州。

“等着我。”

【叶喻】起床气


•和@久辞。 的同居三十题联文
•无脑傻白甜的小甜饼
•OOC属于我
•第一次写文,欢迎指出缺点


喻文州的起床气从青训营初现端倪,到了后来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不过好在他是个极自律的人,起床气也很少有机会发作。

世邀赛期间,中国队还在小组赛里苦苦挣扎的时候,英国的队伍已经获得提前晋级的资格。

英国队好巧不巧的与中国队住宿在一层楼。似乎是庆功宴刚刚归来,凌晨一点多的走廊里吵吵闹闹的窜进了挺多人,喧嚷声中隐约能听到沾染上醉意拖长了尾音的英音。

喻文州睡眠浅,被吵醒后不满地翻了个身顺势窝进叶修怀里。门外的嘈杂没有停下的趋势,喻文州终于略带烦躁地起身,走到门口猛的推开门。

于是十几个人都转过头齐刷刷地看着睡眼惺忪中夹杂着怒气的喻文州。在他看到那位总是意图对叶修动手动脚的英国领队后,脸色便又沉了几分。

他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领,说了几句英文。许是觉得自己的英文不太标准,喻文州精准的从人群中找到那位华裔翻译拎到自己身边,慢条斯理地说着中文,示意他翻译下去。

叶修拿着外套走到喻文州身边时,刚好看到他拽着翻译的胳膊把他带过来。叶修假装没有看到翻译求救的眼神,笑着将手中的外套披在喻文州身上,又替他理了理脑后翘起的一缕碎发。

等喻文州说完,翻译几乎是大汗淋漓地翻译出最后一句来自中国队队长的思想教育。以为自己解脱了的翻译刚转身,又被喻文州叫住。

“对了,还有一件事。”喻文州看着英国领队时不时流转在叶修身上的目光,一字一顿地宣示着主权,“告诉你们领队,中国队领队,有爱人了。”

喻文州说完这句话叶修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揽着喻文州的肩关门。在门关到只有英国领队能看到的角度时,毫不避讳地吻了吻喻文州的唇。

解决掉一个预备情敌的喻文州神清气爽,躺在床上与叶修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晚安,我的爱人。”

Fin.

英国队领队:妈的死给

【德哈/Drarry】【影视剪辑】必入歧途
BGM:不才-必入歧途
封面:ArnnieXie(已授权)
封面后期:我
B站 av19370767
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9370767/?share_source=copy_link&ts=1518185001&share_medium=iphone&bbid=79C13D83-3BA0-41DD-82E8-0E9B5902138A12405infoc

第一次尝试剪辑视频,非常糟糕请多谅解(跪
画封面的大大超级温柔,疯狂表白!
感谢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