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歌月

叶喻叶

【叶喻叶】九个拥抱(小甜饼一发完)

•流水账甜饼
•ooc预警

简介:九个拥抱、两次亲吻和一个爱人。


喻文州对那个充斥着烟草气息的怀抱有些上瘾。

第一个拥抱是在嘉世夺冠那天。喻文州提前从观众席离开,在后门堵住了叼着烟准备开溜的叶修。
十六岁的少年穿着干净的白衬衫,臂弯里搭着外套,在三月的料峭中略显单薄。他似乎是一路小跑着过来的,气息有些不稳,脸颊微红,一双眼睛在黑夜里格外的亮。
叶修先是一愣,随后把烟掐了对着他笑了笑:“是文州啊。”
叶修之前和喻文州见过几次。似乎是蓝雨青训营的吊车尾,不过老魏挺喜欢他。叶修看过他训练,速度不行,但胜在战术沉稳老练。
喻文州眉眼弯弯地看着叶修,“恭喜前辈拿到冠军。”随即向前迈了一步,给叶修一个规规矩矩、点到即止的拥抱。
叶修忍不住抬起手揉了揉喻文州柔软的黑发,一瞬间少年垂下的睫毛有些微微颤抖。
当时的喻文州还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他只是觉得,叶修身上的烟草味道很好闻。

第二个拥抱来源于叶修的一次冲动。喻文州的拥抱仿佛是一个开端,自那天起两人一直有断断续续的联系。
对于叶修来说那个夏天发生了两件大事。嘉世夺得第二赛季的冠军,魏琛宣布退役。后者发生之后叶修几乎是不过脑子地订了前往G市的车票,大概是出于对老友的关心,当然也是不太放心那个小家伙——虽然两人年龄差距不多,但毕竟是成年与未成年的距离,叶修总觉得喻文州还没有长大。在魏琛决定退役之后,喻文州已经失联一段时间了。
除去比赛,叶修还是第一次自己去G市。下了火车人生地不熟的,还被出租司机绕了不少路。等司机兜着圈子终于到了蓝雨俱乐部,已经是傍晚了。
他刚下车就看到蹲在大门旁边抽烟的魏琛,旁边放着行李箱。叶修溜溜达达走过去在魏琛面前站定冲着他乐,“‘蓝雨战队昔日队长落魄街头,愁容满面退役似有隐情’,你再这样蹲下去明天的头版头条绝对是这个没跑,信我。”
魏琛一抬头看见他也乐了,站起身叼着烟含含糊糊地问:“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这不是听说你退役嘛,怕你伤心过度悲痛欲绝。”
魏琛也没还嘴,冲着他摆摆手:“得了吧你,谁知道你是不是趁机打探情报来的。正好你和文州也熟,这几天去看看他呗。这孩子什么都憋在心里,估计正难过着呢。”
“成。你呢,打算怎么办?”
“回老家混吧。”魏琛踢了踢脚边的行李抬手招了辆出租车,“差不多我走了啊,赶火车。”
“行吧,再联系啊。”叶修拍了拍魏琛的肩,看着他跳上车,才慢慢悠悠地转身离开,去蓝雨青训营。
叶修在工作人员为他指明的宿舍门口站定,抬手敲了敲门。
于是他有幸看到了一个穿着睡衣、头发有些乱糟糟搭在额前的略带孩子气的喻文州,如今他已经和叶修身高相仿。
喻文州看到他后露出了一个惊喜的微笑:“叶前辈,你怎么来啦?”
叶修凑近给了他一个结实的拥抱:“专程来看你的,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第三个拥抱是在喻文州出道以来,蓝雨和嘉世的首场比赛前。
赛前叶修溜到吸烟室,刚掏出烟盒余光就瞥见门口一个身影。他抬起头,看到喻文州向他走来,于是把烟盒又塞进口袋里。
“有事吗文州?”叶修看着表情有些严肃的喻文州挑了下眉。
“没什么事……有点紧张。”喻文州无意识地摸了摸鼻子,紧绷的嘴角上扬了一个很小的弧度。
叶修放下心,他罕见地看到喻文州如此严肃的神情,以为出了什么事。
“来,哥给你个爱的抱抱。”叶修带着不正经的笑容向喻文州张开双臂,“待会儿好好打,我可不会放水。”
喻文州毫不犹豫的投入了这个怀抱,满足地闭上了眼睛,嘴角扬起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微笑。
“我会全力以赴的,还请前辈不要手下留情。”

第四次是一个偷偷摸摸的拥抱,在第六赛季的总决赛。
彼时叶修和队里的关系已经开始走向下坡路。嘉世提前进入夏休期,叶修很有自知之明地没有和队友们一起行动给他们添堵,自己悄悄地订了总决赛的票。
他溜达到场馆里的时候观众席几乎坐满。等他摸到自己的座位,比赛已经开始了。
这是一场很精彩的比赛。叶修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索克萨尔的身上,“荣耀”二字出现在屏幕上时,他第一个松了一口气。
双方队员陆续走到领奖台旁。看着喻文州礼貌地和对方队员一一握手,叶修才恍惚发现从前那个安安静静、有时带点孩子气的少年已经成长为现在这个可以独当一面的蓝雨队长。他突然有种终于把孩子拉扯大的诡异的成就感。
叶修轻车熟路地提前退场,倚在选手退场专用的通道旁。喻文州仿佛是刻意地落在了最后,蓝雨队员都走了半晌才不紧不慢地走出来。看到叶修后他向周围环视了一圈,确定没有人然后加快了步子。两个人约定俗成般地短暂拥抱随即分开,生怕被别有用心的记者看到,虽然他们的关系确实坦荡。喻文州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心情,眉眼间都带着笑意,“前辈,我们是冠军!”
叶修的语气中也情不自禁地带上了笑,“是啊,冠军。”

第五个拥抱,喻文州那点不足为外人道的情愫终于忍不住露出端倪。
那天喻文州刚刚结束了一天的训练,有些困倦地坐在沙发上看书。然后他被黄少天的一嗓子喊得格外清醒——“卧槽队长叶秋退役了!!”
喻文州猛的站起来,因为动作太突然脑袋还有些发懵。他不可置信地盯着黄少天:“叶秋退役?刚才的新闻?”
黄少天同样难以置信地点了点头。
叶修——此时应该叫叶秋,退役的新闻来得猝不及防,各种相关报道劈头盖脸地砸向喻文州。
他下意识的拿起手机,才后知后觉地想到自己除了QQ没有任何叶修的联系方式。他只能无奈地发了几条消息给叶修,犹如石沉大海。他忍不住拨通苏沐橙的电话,在听到无人接听后差点摔了手机。
喻文州习惯在一场比赛后分析其他队伍的比赛。但现在他几乎只是凭着本能勉勉强强地看完了半场视频。他无法控制地想起叶修,索性丢下做了一半的分析报告偷偷打开网页搜索有关叶修的消息。翻来覆去仍是那几条新闻,叶修退役的声明和嘉世经理冠冕堂皇的采访。
直到喻文州回到宿舍,才发现手机屏幕上显示有未读消息的图标。

君莫笑 22:15
•文州,我是叶秋
•抱歉没提前告诉你,我退役了

叶修不在意的语气让喻文州有些生气,飞快的在屏幕上敲字。

索克萨尔 22:30
为什么不告诉我?

君莫笑 22:31
怕影响你的比赛[乖巧.jpg]

喻文州看着那个完全不符合叶修形象的表情包差点被气笑了,但语气仍有些咄咄逼人。

索克萨尔 22:31
现在不影响?

君莫笑 22:32
•对不起啊文州。过几天我去找你,听说蓝雨食堂很好吃:)
•我去值班了

索克萨尔 22:32
•值班?
•你在哪?

喻文州盯着又安静下来的聊天框苦恼地叹了一口气。他有太多想问的问题,最重要的,他想知道叶修会不会回来。
几天之后的那场嘉世对蓝雨的比赛,喻文州在庆功宴的尾声全副武装地悄悄溜了出去,他带着从苏沐橙那里拿到的地址找到了兴欣网吧。
他正在大门附近犹豫着,就看到了在街对面低头点烟的叶修。喻文州绕到叶修身后,从背后轻轻地环住了他的腰。
他感觉到叶修身体一僵,随即放松下来,带着笑意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来啦。”
喻文州将脸埋在叶修的羽绒服帽子里,闷闷的应了一声,依然不肯放开叶修。
叶修无奈的笑着,手握住了喻文州放在自己腰上的,用哄小朋友的语气说着:“文州小朋友啊,这附近可蹲守着不少记者,咱回去说呗?”
喻文州终于放开了手,不动声色地低下头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好。”
喻文州安静地跟在叶修身后。叶修指间夹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大半张脸隐没在黑暗里,遮掩了他嘴角和眉眼间抑制不住的笑。

第六次是一个拥抱加一个不为人知的吻。
喻文州因为飞机晚点,到底没赶上挑战赛决赛。于是他几乎大半个晚上都窝在G市机场,捧着手机看比赛直播。
等到飞机终于停靠在H市,已经是深夜。因此喻文州辗转到兴欣庆功宴的时候,刚好获得了一个一杯倒睡得很安静的叶修。
苏沐橙看见喻文州就直接把叶修塞给了他。喻文州单手揽着叶修,空出一只手记下苏沐橙告诉他的酒店地址。
喝醉后的叶修意外的安静,一路上只含糊不清地嘟囔了几个单音节词,其余的时间都沉默地半靠在喻文州身上,发尾时而扫过喻文州的脸。
因此喻文州不太费力地就将叶修带到了酒店房间。他盯着叶修与平时截然不同的乖巧睡颜,伸出的手悬在叶修的脸颊上方,迟迟没有放下。他终究没能忍住,俯下身小心翼翼地在叶修唇上落下一个转瞬即逝的吻。
一个带着些许酒味的吻,喻文州仿佛也有些醉了。
“晚安。”

第七次是一个规规矩矩的、官方的拥抱。
季后赛的首轮,蓝雨提前迎来了他们的夏天。喻文州露出一个带着点苦涩的微笑走出比赛席,和兴欣的队员们一一握手。
叶修有些疲惫地揉着手腕,不忘在喻文州转过身后一把揽住了他,抬手抚上他的后颈。
台下掀起一阵疯狂的尖叫。
喻文州双手环住叶修的腰,“恭喜。”
两个人随即分开,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叶修轻声说:“我会赢的。”

再见到喻文州,是在兴欣总冠军的庆功宴后。
这次叶修说什么都没能让队友给他灌酒,自己一个人躲在角落笑着看一群人疯闹。他似乎是算准了时间,在快要结束的时候悄悄溜了出去,正好看到一个就算是夏天口罩也戴得严严实实的身影。于是他悄声无息地走过去将那人抱了个满怀。
喻文州满足地眯起眼睛,额头抵在叶修的肩膀上:“结束了?”
“我想提前溜出来找你。”叶修这话说的格外认真,让喻文州一愣。
两个人周围涌动着暧昧的气氛。于是喻文州借机退后一步,郑重而忐忑不安地看着叶修。
“我…”
叶修突然抬起手,将食指抵在喻文州的唇上。
“嘘。别说话。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就别说出来。”
叶修看着喻文州紧蹙的眉和略带悲伤的双眼。他幻想过很多次这样的场景,但显然今天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时机。他希望这应当是在自己安定下来,不会再不告而别之后。而不是现在,这样一个兵荒马乱的晚上,两个人仓促的会面,他们站在行人行色匆匆的街道中央,他甚至不能给他一个吻。
叶修脸上是喻文州未曾见过的严肃。
“等我回来。”

这是第九次拥抱。
叶修再一次的不告而别,但这次没能让喻文州等太久。他看起来极不情愿地走进会议室,漫不经心地说明着自己的来意,却在大家没能注意到的角度悄悄朝喻文州挤了下眼睛。喻文州一下子放松下来。
他听着国家队的队员们对叶修的声讨,靠在椅子上只是沉默的笑。叶修以恶劣的态度成功地气走了他的队员们,于是会议室瞬间空荡荡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叶修大步迈过来。“久等了。”
喻文州等了很久。无论是现在、几个月前未说出口的告白、一年前叶修的退役,抑或是那个十几岁的小心翼翼拥抱叶修的少年。
他迎上叶修的拥抱,随即叶修的吻落在他的唇上。

喻文州九次拥抱叶修。在最后一次,他得到了一个叶修的吻。

评论(2)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