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歌月

叶喻叶

【德哈】情诗


•OOC属于我
•胡写的脑洞

大战的尾声,哈利和伏地魔的魔杖对接到了一起。杖尖迸发出耀眼的光芒,几乎笼罩住两人。随之而来的一声巨响,两人同时被弹起,重重地摔在地上。
哈利听见有人撕心裂肺地喊他的名字,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回应。永远闭上眼睛前的最后一刻他想,和伏地魔同归于尽,也算是对得起他救世主的名号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哈利身处在一个亮堂的房间。他盯着房间一角怔愣了半晌,眼前的景象渐渐与记忆中昏暗的房间重叠。
马尔福庄园?
意识到这点的哈利费力地站起身,茫然地打量这个与记忆中大相径庭的马尔福庄园。他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身后的落地窗前逆光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阳光透过层叠树叶斑驳地洒进房间,映衬得那人金色的头发更加灿烂。
哈利眨了眨眼睛适应强烈的光线,随即发现不远处那个小身影活脱脱与德拉科·马尔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也许说他就是十几年前的德拉科·马尔福更加准确一些。
哈利小心翼翼地走近了些,蹲下身尝试着将视线与小家伙持平。小家伙似乎是被哈利这个突如其来的闯入者吓到了,皱着眉瞪大灰蓝色的眼睛一动不动。
“德拉科?”哈利轻轻地喊着。按理说哈利并没有和德拉科关系好到直呼教名,但眼前这个小家伙实在可爱得过分,以致他不由自主地想要亲近。他费了一番功夫才按耐住试图伸向德拉科脸颊的手。
“你是谁?你是怎么进到我房间来的?”小德拉科双手叉腰,气鼓鼓地盯着哈利。然而微抖的手出卖了他——小家伙正害怕的不行呢。
哈利突然想到自己曾经听赫敏说过的一段禁书上的内容。据说有些巫师在死后会回到任意的一个时间点,与生前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一个人再见一面。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也许只有几分钟。这毕竟没有得到证实,但哈利想也许只有这可以解释他现在的处境了。
“德拉科你好呀。我是你的同学——准确的说,是来自未来的同学。”哈利索性坐在地上微微抬头仰视德拉科,这也许能给小家伙带来些安全感,并半真实半编造地回答他。自己确实是从未来来的,只不过是死回来的而已,但这就不用说出来吓唬小孩子了。
德拉科将信将疑地挑了下眉毛。他听说巫师的世界在时空里跑来跑去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眼前人的说辞仍有些难以接受。德拉科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退,想找准机会去找父亲来。他当然没有放松警惕呢。
哈利苦恼地揉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他必须试图让德拉科暂时信任自己,他当然不想和德拉科最后能相处的短暂时间里有其他人的打扰。尤其是他在和德拉科长达七年的斗智斗勇后,对德拉科不能再了解了。他一定想着要去告诉父亲呢——这是哈利最害怕出现的场景。
“你快要到去霍格沃兹的年纪了吧?”哈利将德拉科上下打量了一番得出了这个结论。他只是在尽力使德拉科放松警惕,顺便拖延时间而已,但似乎有些适得其反。
“……你这个人好奇怪。我要去找我父亲了!”德拉科说完转身就想跑,被哈利一把捞了回来。
哈利和德拉科一大一小瞪着眼对视。德拉科皱着鼻子撇撇嘴,似乎要哭出来了。哈利没有什么与小孩子相处的经验,看着眼前这个五官几乎皱成一团的、可怜巴巴的德拉科,心都要化了。
哈利无奈地翻了翻身上的口袋,却真的让他找出了魔杖。他将魔杖递给德拉科,“你看,我是一个巫师,是霍格沃兹的在校生。”德拉科捧着魔杖翻来覆去地看,眼睛里仍是蒙着一层水雾,笼罩在云雾下的灰蓝色看不真切。
“父亲说两年之后我就可以有自己的魔杖,并且去霍格沃兹学习。”德拉科对哈利的魔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攥在手里不肯松手,“听父亲说,哈利·波特也会去霍格沃兹,是真的吗?”提到哈利·波特,德拉科总算愿意把黏在那根魔杖上的目光挪开,期待地看着哈利。
“呃……我想是的。”哈利有些心虚地推了推眼镜,欲盖弥彰般地弄乱了额前的头发,遮住那道闪电形的疤。
“我会和哈利·波特在一个学校!”此时的德拉科尚且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因此传言得到了确定的答案,德拉科激动得脸颊有些微微发红,亮晶晶的眼睛盯着哈利。这双眼睛没来由地让哈利想起小时候被弗农姨夫赶出去的一个夜晚,头顶那片纯粹的星空。
哈利紧抿着嘴唇陷入沉默。后来的他与德拉科的关系并没有外界看来的“死对头”那样简单,两人相似的处境以及互相复杂的感情为他们的关系蒙上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哈利一开始说不清这种感情算不算“爱”。但他在每一次被噩梦惊醒后,脑海中浮现的都是那个金色头发、脸色苍白的少年,那个时候他想,他大抵是爱他的。
小家伙扯了扯哈利的衣袖让他回过神来。他看着眼前这个仍带着笑的小孩子,伸手揉了揉他柔软的金发——他想这么做很久了。他严肃地和德拉科开口:“你一定不可以喜欢哈利·波特。”
德拉科不解地问:“为什么?”
“因为……”哈利苦笑了一下,他总不能和德拉科解释他们后来的复杂关系,“因为哈利·波特是个糟糕透了的胆小鬼,他不会愿意和你做朋友的。”这个胆小鬼一直到死也没有勇气靠近德拉科哪怕一步,他只能遥远地望着德拉科在痛苦中挣扎,最终无能为力地任凭自己与德拉科背道而驰。
“哈利·波特打败了神秘人,他才不是胆小鬼。”德拉科不满地瞥了哈利一眼,摆出了一副不再想与他说话的表情。
哈利没想到自己在小小的德拉科心中的形象并不容易抹黑。此时的德拉科背对着他双手环胸,睫毛在眼底投下的阴影微微颤抖,似乎是生了他的气。
哈利在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时,就试图改变些什么,但这毕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他希望德拉科没有伸出那只自己没有握住的手,那样也许他们便没什么交集,也不会成为死对头。
他叹了口气,挥动着魔杖变出一只纸鹤,操纵着它飞向德拉科。德拉科一开始还在赌气装作没有看见,但很快便忍不住好奇地抬起手接住了那只纸鹤。
哈利突然一阵眩晕。虽然毫无根据,他仍觉得这段时间回溯也许已经走到了终点。于是他缓缓地抬起了魔杖对准德拉科,——他最终决定不改变任何事情。未来他会拒绝德拉科伸出的手,会和德拉科成为死对头,最终带着对德拉科复杂的爱走向死亡。他至少在德拉科的视线里走过一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一忘皆空。”
德拉科灰蓝色的眼睛渐渐变得迷茫,手中仍抓着那只纸鹤。
哈利的眩晕感愈发严重,眼前变得模糊不清。最后的时刻,他想起了德拉科曾经飞给自己的那只纸鹤。那画的反面,用漂亮的花体字写着两行情诗。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哈利依然记得那时候德拉科温柔的笑。

Fin.

最后那首诗来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18首。
“我能否把你比作夏天?
虽然你更加可爱而温和。”

评论(2)

热度(60)